最新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最新科技

面包和自由的传说(2)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11日 11:38:47   来源:网络整理

大法官的第二种力量是保守秘密:“为的是人们的幸福”,“用永恒的天堂的奖赏来引诱他们”,但是不能够让他们知道,“他们在棺材后面找到的只有死亡”。斯大林体制也拥有最多的秘密。从汗牛充栋的苏联解密档案中,人们知道,斯大林体制有太多不愿告人的秘密。大饥荒的秘密、大清洗的秘密、从19世纪20年代末开始的一系列“案件”(如沙赫特煤矿案、工业党案、孟什维克案)到50年代初借刀杀人的医生案,多少秘密或者已成千古之谜。但是最根本的秘密,是斯大林体制“为了人们的幸福”,用某某主义天堂的奖赏来召唤他们而绝不许说穿这个事实:沿着他这条路永远也走不到那个天堂,走不到那个许诺“每一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的“自由人的联合体”的天国。为此,也就不能不有相应的弥天大谎。比如各种控制和检查体系,实际上就是为的保密,也是为的说谎。

不过,从陀氏的大法官到扎米亚京的大恩主,表现出狰狞的同时,也都拿出了“面包”,但是这种文学乌托邦一旦落实到现实,却只有狰狞:夺走了自由,却拿不出面包。斯大林体制的“经济奇迹”不是为了面包,而是为了维持这座帝国主义的大厦。这需要惊人的军费开支(高达GDP的30%)和庞大的秘密警察系统。苏联终其一生,粮食产量也没达到70多年前落后的沙俄时代的水平,还留下1000多亿美元的外债。

陀思妥耶夫斯基当年面对他想象中的蚂蚁窝的生活——失去个性而百无聊赖、枯燥乏味、千篇一律的生活,曾经呼叫,二二得四已经不是生活,它是死亡的开始!人不是钢琴上的琴键或风琴上的销钉!是的,人不是螺丝钉,哪怕是永不生锈的;人不是手段,无论是为了达到多么崇高境界的手段。比起斯大林体制下生活的折磨和匮乏,更残酷的是使人精神萎缩、心灵干涸,当然也养成苏联人一些令人惊叹的新素质,比如可以几小时几小时、默默地、不急不躁地排在长长的配给队伍里。当年,安·萨哈罗夫就指出,苏联全盘国家垄断下的残暴恐怖、昏官统治和人民愚昧无知、麻木不仁的关系。因为在盼着面包而不得的期待中,一些人浑身会长出兽毛,只剩下动物的那点儿简单卑琐的“活着”的念头。既没有了人,也就没有了人对自由的向往。

自由和面包是两难的抉择

苏联既没自由也没面包的故事,引发出关于自由和面包的故事的种种不同的改写。择其要者,有论证既要面包、也要自由并行不悖的;有说先要面包,再要自由的;也有论证有了面包,自然会顺理成章地得到自由的。实际上,宗教大法官的故事中,面包和自由不是两种简单的诉求目标,而是两种截然相反、背向而驰的人生态度和人生路径。

如果明白了,自由不是可有可无的生活调料,不是奢侈品。信仰的自由、良心的自由、意志的自由、选择的自由,一句话,精神的自由是人之为人的本质,是做人的底线。那么他就不会用自由换面包,而一定要用自己自由的权利去争取面包。在这条的路上,“面包是会有的”。

如果同意大法官所说,“人们软弱渺小、没有道德”,没有能力担当自由。那就只能听从大法官对人的那种奴隶幸福的安排。而一旦为了面包哪怕是暂时交出自由,实际上你就已经走上了一条屈辱的、“人财两空”的道路、变为工具、变为手段的路。自由是一点儿也不能够让渡的。自由只能是完整的,自由就是你自己。有限的自由、有条件的自由,恩赐的“宽松”,只能是对自由的侮辱和剥夺。

历史证明,斯大林体制没有随着以卫星和原子弹为标志的苏联经济奇迹,而“顺理成章地”给人们以自由,倒是把早已收归国有的自由抓得更加牢靠,更加得心应手,更加现代化。先要面包,再要自由,或有了面包,会顺理成章地得到自由的苏联梦,只能是梦想。这正应了富兰克林的话:“那些愿意放弃基本自由来换得少许暂时保障的人,既不配得到自由,也不配得到保障”。

看来,从面包到自由没有一条顺理成章、不用换乘的线路,这里绝不是衣食足而知荣辱的问题,需要转向、只有转型。所以戈尔巴乔夫要开启改革、要社会“转型”所面临的,就不可能是赫鲁晓夫式的对斯大林体制的改良、修补和“完善”,而只能是彻底否定,从那条想要面包而交出了自由的道路上义无反顾地转回头来。苏联解体之初那种试图抹去70年,直接和沙俄时代衔接的种种想法,虽然可笑,却是决心反向、退回原点“从头越”的一种心理表征。

最新资讯

互联网+

了不起的《战狼2》!

《战狼2》的票房神话仍在继续。截至8月15日《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发稿时,该片上映20天累计票房已突破46亿元大关,不仅稳居国产电影头把交椅,还成功跻身全球电影票房TO

未来

李志经纪人迟斌:网易云音乐是第

8月26日,网易云音乐在杭州MAOLivehouse上线网易云音乐人沙龙第一季,主题为“如何让自己的音乐被更多人听到?”。这是网易云音乐针对音乐人推出的专门培训交流活动,标志着网易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