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手机新闻

他发传单收垃圾,却是周杰伦背后的男人

发布时间:2017年10月30日 12:41:55   来源:网络整理

喜欢周杰伦的,没有不知道方文山的。

1997年7月7日, 台湾一户简陋的出租屋内,一位胡子拉碴的年轻人躺在沙发上。旁边是凌乱的歌词手稿,和吃剩的泡面。

他还在想着明天安装技术上的工作。

深夜急促的电话声吵醒了他。电话另一端响起:“喂,你好,请问是方文山吗?”

他回答:“对,我是,你是哪位?”

“我是吴宗宪。”

吴宗宪,三个字如雷贯耳,让方文山一瞬间清醒。他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那自称吴宗宪的男人,不断夸方文山居然可以写这么多歌,说这样的人应该签一家公司。一阵寒暄之后,他最后留下一句:“今天很晚了,你看这样吧,明天带上你的作品来我公司,我们面谈一下吧。”

那一通电话,让方文山彻夜未眠。明天就要和出现电视里的明星见面。他似乎还没准备好。

那一年,方文山28岁,是一名技术工人。

1969年,方文山出生于台湾一个偏僻小镇,普通的蓝领家庭。因为家里并不富裕,他在学校也没上过什么才艺班。

为了减轻家庭负担,他从小就勤工俭学。一放暑假和寒假,他就外出打工。他发过广告传单,看过门,甚至还去建筑工地收垃圾。

小小年纪的他,已尝遍生活的苦辣滋味。

方文山从小学习成绩就不好,越往上升,成绩越差。在班上,他一直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同学,不仅得不到老师的关注,还常挨骂。

他不太喜欢念书,只有一个写作的兴趣,比较喜欢古诗词。但这点兴趣,无法让他继续深造。他念到职高毕业,就没念书了。家里也无法给他什么支持。

学校毕业后,按照台湾《兵役法》规定,方文山去当兵了。

他被分配到的是通讯兵,防空炮单位,工作就是接电话。

碰巧部队有个阅览室,空闲时方文山就会去看书,那时的生活很简单。但服完兵役后,他的日子就没那么悠闲了。他得为生存继续奔波。

那时谁都不认识他,他也不认识什么厉害的人。只有职高学历,他只能去做餐厅服务生。后来他还送过报纸、做过百货物流货车司机,做过纺织厂机械维修工。

到台北前的最后一份工作是做防盗的技术工人。

每天去客户门前安装防盗器械时,他会忽然冒出几句想写的歌词。

于是工作时,他也随身带着本子和笔,想到一个好句子就赶紧记下来。

当时恰逢80年代末,台湾乐团正处于新陈代谢的时代,出现一大批优秀音乐人和乐手,罗大佑和李宗盛算得上当时的领先人物。

当时的罗大佑被誉为“华语流行乐教父”,《明天会更好》《东方之珠》这样的歌被很多歌手争相翻唱。李宗盛的《心的方向》《梦醒时分》也红极一时。 

方文山为了找寻填词感觉,将当时市面上流行的作品拿来临摹,改写。

有时他写一首不熟悉的词,需要翻很多的资料,可是他念书不多,他想一想还是得多学习。

23岁的方文山,连鸡腿盒饭都吃不起,却为了这点兴趣,报名了两期编剧班。他只能白天上班,晚上去上课。

场面调度、蒙太奇剪接等,都是他学编剧学到的。这些课程也让他后来写的词更具画面感,像在铺陈一部电影。

《喜剧之王》的电影开头,周星驰穿着一身不太合身的西装,站在海边,大喊:努力,奋斗。后来周星驰又总拿着一本《演员的自我修养》躺在出租屋内反复的看。这2个场景像极了当时的方文山。

就这样一边工作一边学习,半年里他竟积累创作了200多首歌词,涵盖亲情、友情、爱情甚至环保等各种题材。

方文山那时想:“也许我该寄给唱片公司碰碰运气。" 

于是他精挑细选100首作品装订成册,准备了100份,寄给了索尼、EMI、滚石等当时赫赫有名的唱片公司,结果石沉大海,杳无音讯;推荐给艺人,旁边的助理就会挡掉,即使收下,也不见得往上报。

虽然他自己并没有抱太高的期望,但依然感失落,甚至在想自己是不是不适合写歌词。

100首里面,难道一首合适的也没有吗?

直到2个月后的一个凌晨,突然有人打电话给他,对方自称吴宗宪。

最新资讯

互联网+

了不起的《战狼2》!

《战狼2》的票房神话仍在继续。截至8月15日《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发稿时,该片上映20天累计票房已突破46亿元大关,不仅稳居国产电影头把交椅,还成功跻身全球电影票房TO

未来

李志经纪人迟斌:网易云音乐是第

8月26日,网易云音乐在杭州MAOLivehouse上线网易云音乐人沙龙第一季,主题为“如何让自己的音乐被更多人听到?”。这是网易云音乐针对音乐人推出的专门培训交流活动,标志着网易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