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未来

被音乐治愈前,先治愈音乐人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01日 09:54:49   来源:网络整理

原标题:被音乐治愈前,先治愈音乐人

爱嗑药、爱自杀的音乐人还有救吗?

我书架上一直放着一盘打口磁带,印着吉姆·莫里森黑白头像。这张专辑发行的时候,他已死了数年。

死的时候,这位大门乐队的灵魂、摇滚诗人只有27岁。死因是酗酒和药物滥用。

更多人熟知涅乐队的科特·柯本之死。麻醉剂、毒品、胃痛和忧郁让他给了自己一枪,也是27岁。

罗琦染毒远走他乡,惠特尼·休斯顿用药过量跌入浴缸溺水——在世界摇滚和流行音乐乐坛,不少天才都有自我毁灭的倾向。

大概与生俱来的、易于波动的神经能更好地与音符共鸣。他们情感丰富却脆弱,才华横溢却不善对生活妥协。成了腕儿的,兜里钱多,又管不住自己,就容易借酒浇愁,嗑药止痛,甚至一走了之。

对此,曾助力大门乐队、史蒂夫·旺达、玛利亚·凯丽等大咖的英国音乐公关公司Quite Great Music PR最近表示:看不下去了!

他们搞了一项服务,内容是让自己的音乐人客户去看心理医生。

哇!这么石破天惊的创意,是怎么想出来的?不过稍有新意的是,业内资深人士做出的分析报告。

早在吟游诗人的年代,“巡演”大概就出现了。不过比起双脚的自由自在和大篷车的走哪儿算哪儿,当代音乐人必须在精准投放的演唱会、名目繁多的活动之间飞来飞去,被商业的鞭子抽着赶路。

“如果不再巡演,我会很高兴。”微胖女歌神阿黛尔曾表示。时差、排练、环境更迭,让音乐人疲惫不堪。

牙尖嘴利的乐评人也是压力源之一,一段重磅的批评可能让年轻人提前结束音乐职业生涯。比起国外音乐人怕评论,中国歌手更怕狗仔和“朝阳群众”。负面新闻会摧毁他们赖以生存的粉丝堡垒,更有可能让他们“根据相关法律法规”不再出现。

作为“艺人”,他们每天必须在公众面前放出光芒——颜值要高,作品要好,人格要健全,生活要健康。曝光率不够的音乐人还得在社交网络上苦心周旋,对人言充满恐惧。

一旦干出名堂,暴增的收入又会让不少年轻人迷失。

海伦·布莱斯看过不少音乐人。“他们往往是地球上最敏感的人。”这位心理咨询师说,“有的人还有自恋倾向。”

她提出了一个颇有意味的现象,心理问题并非只在流行乐坛生长,不少古典音乐家也曾向她求助。触发他们紧张、焦虑、抑郁的原因,是乐团或合唱团的“欺凌”现象。这样的集体没有专设的人力资源部门,也没有向上司、同事求助的通道,很多人忍着忍着就患上了抑郁症。

看来,在钢琴与大提琴混合奏响的古典音乐“净土”上,照样流淌着洗刷不净的人性污点。

悉尼大学心理学与音乐教授黛安娜·肯妮分析过60多年间一万多份音乐人档案,研究他们的死因。结果显示,自杀、谋杀、受伤或意外过世比例比普通人群的平均值要高。

根据这项研究,容易被谋杀的是嘻哈音乐人,金属、朋克音乐人最有可能遭遇车祸或死于滥用药物。五分之一的摇滚乐手自杀,这是福音歌手绝不可能作出的选择。

在某选秀节目中,一位“导师”总是嬉皮笑脸地高喊着:“一起玩音乐!”看看数据,音乐人更像是在“玩儿命”。

当然,创作具有艺术价值的音乐和唱得一手好口水歌是两码事。好的音乐人是把对生命与生活全部的体验灌注于音乐,心灵越是敏锐,自我就越容易痛苦,而作品往往就越是动人。

然而,包括音乐人在内的不少艺术工作者并不信任心理咨询师。敞开心扉往往意味着“暴露并分享经历过的一切”,而那种私人化的体验恰恰是他们灵感的来源,包括痛苦与创伤。

这并不容易,但Quite Great Music PR决心一直做下去。公司创始人皮特·巴塞特表示,项目的目标是帮助音乐生涯刚刚起步的年轻人,逐步建立一个长期的心理健康防线,让他们能克服舞台恐惧感,也能自己处理“被抵制”的压力。

但他不得不承认,当一些音乐人已经从心理治疗中获益,平静而舒适的生活将挫去他们的锐气与创造力,“再也写不出‘困境’专辑的续集了”。

不久前,一位北京网友在微博上发了一张照片,画面中是发福的窦唯,穿着灰扑扑的棉衣,在小餐馆吃饭。不少人唏嘘:当年的魔岩三杰之首,如今这样落魄。

“凭什么要光鲜给你看?!”有网友评论道,“请不要打扰他。”

再看另外两杰,“我疯了,张楚死了。”何勇对媒体说。他与张楚饱受精神问题的困扰,只有“过着普通人生活”的窦唯,依然有作品问世。

或许就像巴塞特所感慨的那样,如果早点有机构做这件事,不少伟大的音乐人今天依然健在。

那么,我的吉姆·莫里森,已是个过了古稀之年的酷老头了。

最新资讯

互联网+

春娇救志明电影票网上购买

春娇救志明剧情简介 导演彭浩翔宣布,将于年内开拍《志明与春娇》第三部,名为《春娇救志明》,计划明年上映。而两大主演杨千嬅、余文乐,将三度合体,原班人马回归。彭浩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