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未来

在线音乐平台变现很难,独立音乐人却迎来了春

发布时间:2017年10月31日 09:13:07   来源:网络整理

3月20日,第八届东方风云榜“真音乐”论坛在上海广播大厦举办。国内三大在线音乐平台代表宋柯、王磊、丁博,内容生产者陈鸿宇(新晋独立音乐人)、金承志(彩虹室内合唱团指挥),以及行业推手沈黎晖(摩登天空创始人)、郭建良(SNH48副总裁)、卢中强(十三月唱片总经理)等以主题演讲和圆桌对话的方式共同探讨了音乐产业的“创”与“投”。

第八届东方风云榜“真音乐”论坛与会者合影。

“破坏者”和“拯救者”——在线音乐平台的得与失

内地唱片业的大佬宋柯上台便说:“大概五六年前,我也是在这个平台说过‘唱片已死’。但是我并没有说过音乐行业已死,只不过是唱片失去了它的实际功能。”

在过去的十余年,华语音乐产业的确步入低谷。一个导致唱片业衰落的重要原因是数字音乐兴起后的版权问题。

百度音乐总经理王磊

然而今时不比往日,用百度音乐总经理王磊的话来说:“版权和市场已趋于正常化,我们一年用于支付版权的费用是以亿计的。”因此沈黎晖演讲时调侃了台下当年投身彩铃和QQ音乐的同行们,王磊也笑问时任阿里音乐董事长的宋柯是否后悔离开内容方加入平台方。

在资本的博弈中,三大在线音乐平台已基本完成对传统唱片公司版权的“瓜分”。然而市场规范后,在线音乐平台的不足却开始显现。

阿里音乐董事长宋柯

在宋柯看来,在线音乐平台面临的三大问题分别是:1、有没有新的功能;2、如何变现;3、如何实现赋能。

“我估算了一下,去年腾讯、网易、阿里几家在线音乐巨头加起来,数字音乐销售收入在人民币两亿左右,这个数字离唱片业黄金时代的收入相去甚远。”

在支付大量版权费用的情况下,在线音乐平台的变现显得非常困难。曾经,阿里音乐野心勃勃打造“阿里星球”,以期用这艘巨舰承载音乐行业从上游至下游的所有链条。

去年12月,随着“阿里星球”改版后成为纯粹的粉丝互动平台,阿里音乐的尝试宣告失败。宋柯目前对阿里音乐的定位是:“不妨借鉴传统媒体的做法,探索地做一些夹层性质、赋能的服务”。他说:“在我看来,平台最好不要掺和太多。目前要做的不是冲到产业上游涉足内容,也不是过多地进入下游的演出行业。”

做内容出身,宋柯对在线音乐平台的思考不仅仅停留在“在商言商”的层面。“平台能为独立音乐人的差异化发展做什么?这个平台除了传统的播歌功能(就像电台,只不过多了自主点播功能),还能够发展出其他有本质性不同的功能吗?这些都是在线音乐平台遇到的瓶颈。”

独立音乐人的春天之陈鸿宇篇

在线音乐平台在考量自身发展的时候,音乐人们亦愈来愈具有互联网思维。在版权得到保护,媒介渠道发达的今日,中国的独立音乐人终于迎来春天。

如何定义独立音乐人?网易云音乐的丁博给出一个“找抽”的答案:自己把自己定义为“独立音乐人”,对我们平台来说也能够接受这个定义的音乐人。

独立音乐厂牌众乐纪创始人陈鸿宇

陈鸿宇的定义更为具体:有独立的价值观和想法的音乐人,对他们来说音乐只是表达价值观的载体。

在网易云音乐上,注册的独立音乐人超过四万。丁博的保守估计是:“中国独立音乐人的数量超过八万。”

在网易云音乐的原创音乐人粉丝数排行榜中,“好妹妹”乐队的粉丝是199万,李志172万,赵雷、陈粒等皆在前几位。赵雷新专辑《成都》评论数达22万条。

“众乐纪”厂牌的创始人陈鸿宇并不是网易云音乐原创音乐人榜上粉丝数最多的音乐人,却是最具有商业头脑的音乐人之一。他的成功案例是充分拥抱互联网一代音乐人的典范。

“我正式进入音乐产业是2015年,之后每年做一张合辑,每个月做一场演出,签了8位艺人。”

念新闻专业,做过宣传、策划,拍过纪录片的陈鸿宇在终于进入音乐行业,把唱歌弹琴的兴趣和宣传策划的所长结合在一起后,迅速获得“十三月唱片”和“摩登天空”旗下的“小鹿角”投资。

最新资讯

互联网+

春娇救志明电影票网上购买

春娇救志明剧情简介 导演彭浩翔宣布,将于年内开拍《志明与春娇》第三部,名为《春娇救志明》,计划明年上映。而两大主演杨千嬅、余文乐,将三度合体,原班人马回归。彭浩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