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新闻:
当前位置:主页 > 产经 > 融合

夜幕降临,空降兵的“好戏”才刚刚开始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07日 15:14:56   来源:网络整理

夜鹰起飞

11月15日夜,微风,少云,一架架满载着空降兵的战机滑向长空,开始了当天的跳伞训练。近日,在我部保障下,空降兵部队新毕业干部集训队和空降兵某旅连续进行夜间伞降训练,有效锤炼了部队夜战能力。

抗战时期,我军就以善打夜战闻名,进入新时期,部队训练中的夜训,仍然占有很大比重。在现代化战场上,尽管多了许多手段高明的伪装,但夜幕仍是隐蔽作战行动的最佳选择。在更加强调首战即决战的今天,夜晚是世界各国军事行动时机的默认选项。可以说,不会打夜战,就不具备进入现代战场的资格。

空降兵部队素以全时全域作战著称,夜战能力,是考核空降作战能力的重要指标。夜间跳伞训练,也就成了空降兵部队经常性开展的重要训练课目。

我部作为空降兵部队实施伞降的空中机动力量,几乎参与了空降兵部队所有的演训任务,兄弟单位亲切地称呼我们为“天兵铁翼”。

体制编制调整完成以后,我部紧盯实战化要求,旋即投入新编制下飞行训练当中,为随时到来的空降任务做好准备。以这次夜间跳伞为例,我部前期就针对多种气象条件、夜间错觉、偏航迷航、紧急着陆等进行了夜航训练,为这次夜间跳伞成功实施打下了坚实基础。

夜航训练,是航空兵部队日常飞行训练中难度较大的方向。飞机在暗夜的高空中前行,头顶星光和地面灯光交错,飞行员要时刻警惕出现视觉错乱,误把地面当星空。夜幕下空中能见度低对飞行训练也是一大挑战,航线标记少了飞行员目视估测,偏航迷航的概率增大。

参加此次夜间跳伞的空降兵某旅和新毕业干部集训队人员,绝大多数都是首次进行夜跳训练,心中难免有些紧张。在机场,不同区域的跳伞员有不同的方式排解这种紧张。

休息区,跳伞员多半静坐,放松身心等待自己的架次。整伞区,小伙子们的脸上仍不见太多表情,面对自己的伞具表现得非常沉着冷静。过三道检查线时,跳伞员会被伞训教员细致快速且情绪高昂的势头感染,逐渐信心满满,对教员手拍伞包示意检查结束的一声“好”,他们会给出响亮有力的回答。从登机线到机门的这短短20米距离,跳伞员的情绪有一个从顶峰渐渐趋于平稳的过程,坐上飞机的那一刻起,他们的状态就已经调整到最佳,只待信号灯亮起,跃出机门,投向墨色长空。

这不是他们第一次俯瞰大地,却是他们第一次不用隔着玻璃俯瞰夜空下的大地。灯光密集的城镇像一团闪着斑点的炭火,长长的公路在在路灯照耀下伸向远方,过往的车水马龙就是人间烟火里的流星,穿梭往来,搅活了一整幅人间静夜的画卷。作为军人,作为新加入空降兵部队的军人,第一次俯瞰这样的图景内心是极受触动的。万家灯火,因为有我。

悬身置于夜空之中,感觉如梦如幻,夜风拂面,如夏日的清泉流水。如果可以,这样的夜空我愿长久停留。但我们的空降勇士是无暇想到这些的,“单拉左,双拉右,注意辨别方位。”耳麦里对空广播员的声音一如既往的亲切,在他的指挥下,高空跳伞员全神贯注搜索目标,大胆操纵,乘着风向着陆场而去。

夜间跳伞最后一道关口是着陆,由于目视距离短,下降速度快,临着陆时很难准确辨别地面距离,身体也就无法在着陆瞬间及时作出反应,增大了着陆受伤的风险,对跳伞员的心理更是极大考验。

夜航归来,已近深更。飞行员通常话不多,寥寥数语也是和同行战友交流当天飞行状况。飞行员里有老有少,他们的子女有的也在空降兵部队,父亲驾机送儿升空跳伞,在我们这不是什么新鲜事。曾经有一对郑姓父子,父亲驾机,儿子跳伞,合起伙来瞒了妻子、母亲4个月,直到伞训结束。

夜空寂静,却并不平静,有了军人守望,每一个夜晚才变得安宁。夜幕降临,我们的表演才刚刚开始。

最新资讯

未来

李志经纪人迟斌:网易云音乐是第

8月26日,网易云音乐在杭州MAOLivehouse上线网易云音乐人沙龙第一季,主题为“如何让自己的音乐被更多人听到?”。这是网易云音乐针对音乐人推出的专门培训交流活动,标志着网易云